不限ip开户即送84元体验金,短信验证送88彩金,无需申请送18元彩金

  • 网站首页   |   收藏本站   |   设为首页
  • 站内搜索:

    【战“疫”一线群英谱】傅园花:每当患者病情好转,我都能从中看到希望

      “2月14日下班时,有个患者病情已经稳定,接下来可以考虑转出到普通病房。”病人好转,让负责重症病房的傅园花喜出望外。

      傅园花是市人民医院ICU副主任医师,我市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成员之一。“1月27日下午4时多,我看到医院召集ICU医疗人员去武汉驰援的通知,没想太多就做出了决定。”傅园花说,没有时间考虑,因为她知道武汉形势严峻。

      来到武汉,经培训后,傅园花在天佑医院重症病区正式上岗。

      重症病区与患者的接触比普通病房更密切,对医护人员的防护要求也更高。“我们要戴两层口罩,防护服外面还得再套上一层隔离衣,总共戴着三双手套。” 傅园花说,重症病房相对来说比较封闭,呼吸起来常有缺氧感。

      傅园花和另外一名医生要负责照顾10~12名重症患者,作为高年资医生,患者有病情变化需要调整治疗方案时,都需要她做决定。 因此每一个班,她都很忙碌。

      “重症病房里的患者状况普遍比较差,心理压力也大。”傅园花说,看着他们,她很心疼。

      有一次,病房里一名患者不治。隔壁病床本就不配合治疗的病人目睹此场景后,满眼都是无助。察觉到他异样的神情后,上完夜班正打算离开的傅园花不由止步。她来到病床前,握着他的手安慰他:“要相信自己,相信我们。我们一定竭尽所能救治你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’”

      “没想到这么一句简单的话,竟让他流下眼泪,并且答应会好好配合治疗。”傅园花说,那一刻,感觉所有的辛苦都值了。

      这次去武汉,傅园花瞒着父母。80多岁的双亲至今仍以为她在金华。“我对父母说,这段时间我在市人民医院很忙,没多少时间联系他们。疫情时期,也不方便和他们见面......” 傅园花愧疚地说,到武汉半个多月了,她都没敢主动给父母打电话。

      让傅园花感到愧疚的,还有她的女儿。“她今年参加高考,上一次考试发挥得不好。” 傅园花说,女儿支持她来武汉,她却不能在女儿备战高考时好好陪伴她......

      当问及心中有何愿望时,傅园花脱口而出:“希望看到越来越多患者症状转轻。”

      “每当患者病情好转,我都能从中看到希望!”她说。